Prostate Cancer

Coexistence With Cancer

只要能够安乐过日子,与癌共存有何妨?只要能无忧无虑的安度晚年,不连累家人,也就心满意足。

Coexistence With Cancer
Lee Pek Hoo Kuala Lumpur

 

我患前列腺癌已经有五、六年,至今始终是选择自然疗法,与癌共存,既没动手术,也没化疗或电疗。确定患癌,是2011年后期,我到马大医院接受前列腺免费检查和进行刺穿取样检验之后。幸运的是,医生告诉我只是初期,暂时不必忧虑,但须每隔几个月验血检查前列腺癌抗原指数(PSA),以防病况恶化。

 

往后,我一直听从医生的指示,定期复诊及验血检查,PSA指数始终漂浮在6.4与6.6之间。后来为了方便,我申请转到果大医院求诊,因为那里比较靠近住家。在这段时间内,由于对癌症的担忧和恐惧,我开始阅读有关抗癌的相关资讯,寻求应对的方法。

 

2012年中期,老同学丘惠中介绍我认识正在准备主办世界口琴比赛的张雅诰先生,要我和校友叶观桂合力为口琴赛搞宣传,我们并没有帮倒忙,倒是协助他的女儿张翠云,也即是东保公司的总经理,安排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后来,东保在十一月举办一项国际癌症研讨会期间,也举行一项抗癌勇士表扬宴会,我受邀赴宴观礼,这才知道东保代理中药抗癌防癌复方天仙液,已有二十年的历史。

 

接下来,我开始阅读有关天仙液的资料,包括王振国研发产品和在赢取国际奖项的经过,日本台湾方面多年来对天仙液的广泛采用和研究,尤其是赖基铭肿瘤医生的白鼠测试药效研究,对抗癌所产生的效用。直到2013年5月,我间接获送20小瓶的天仙液,服用之后虽未确定实效,但还是买了一箱强效型,以作进一步求证。不久,许多朋友都说我的脸色比先前红润好看,我才更有信心继续服用下去。

 

这以后,我也积极参与东保主办的各项活动,包括出席孙苓献博士和陈卫华医生的讲座,参加每两周一次的癌友聚会和特别活动,国际癌病康复协会大马分会筹款口琴演奏会,台湾“不倒骑士”吴兴传与团友来马骑脚踏车游行等。从这些活动中,我认识好些癌友和他们的家属,以及翠云率领的爱心理癌团队成员,互相交流,互相鼓励,有如兄弟姐妹。很不幸的是,其中很多癌友,特别是接受手术、电疗和化疗,都因着挨不过折磨而倒下,其中抗癌意志极为坚强的蔡丙有,叶佩玲等等,也逃不出厄运,空留大家的叹息。当然,抗癌成功存活的也不少,包括李天送,徐华矶等等。还有一位抗癌勇士Maggie Chong值得敬佩。她患癌多年没医好,医生还预料她只剩几个月的性命,这反而激发她的顽强斗志。除了上教堂,她也参加慈济活动,开办案亲班,搞直销,甚至成立癌友辅导会,到处去演讲,呼吁癌友不可轻易放弃斗志,要改变生活和饮食习惯,要多运动,积极面对人生,凭借群体的正能量,活出生命的精彩。

 

我自己的一对老友丘氏夫妇,也不敌癌症的摧残。丘太太患了胃癌和肾癌,耐不了化疗,我介绍她服用天仙液,病情本来已有改善,哪知却因饮食不当引致胃酸过多,倒流入肺,又增添了肺癌,三种癌病夹攻,神仙难救,前后只延长大约一年的寿命。她的先生,也即是我的平生挚友老丘,则因平时没注意检查身体,患了前列腺癌也不知道,发觉时已很严重,癌细胞扩散入骨,更因为年事已高,医生也不敢动手术,只好选择自然疗法,吃有机食材,服中药,练气功,再加天仙液,本来已大有改善,可惜没有坚持到底,病情再度恶化,最后于2016年10月中旬往生。

 

最令人心痛的是,积极策划举办各种抗癌醒觉活动的灵魂主角张翠云,竟然不知自己也遭受癌症的侵袭,在1过度劳累后进院疗理才验出真相;无奈为时太晚,不敌癌魔的摧残。她的短暂人生,不论对她全家人和东保,都是很大的打击,但她坚强努力的精神,她的生命光辉,将永留人间,照耀四方。

 

至于我本人,服用天仙液期间,起初癌抗原指数依然略有上升,最高上到9.0。三年过后,渐受抑制,逐步回降至5.3,因此征求孙博士的意见,他认为可以逐渐减量,从每天两瓶减为一瓶。由于长期服用,经济负担很重,我心急再减至两天一瓶,不料最近再验血,发觉又回升到9.0,只好再次恢复一天一瓶,希望近期能够扭转状况。除了服用天仙液和国大医院给的前列腺西药,我每周都有适量的运动,包括走路,甩手,打拳练气功,唱k保持心境愉快,偶尔也出国旅游,看看世界。饮食方面,我只做到稍微节制,不敢太放纵,适可而止就好,因为美食是我的爱好之一,勉强舍弃,人生还有何乐趣?

 

国大医生问我,为何不选择动手术,电疗或化疗,我的答案是害怕癌细胞移位,扩散以及电疗化疗的痛苦。只要能够安乐过日子,与癌共存有何妨?只要能无忧无虑的安度晚年,不连累家人,也就心满意足了。

 

♥ Follow our facebook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https://www.facebook.com/tianxian/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