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护者

Caregiver 2

在各方支持与辅助之下,我最爱的家公能在无吗啡无痛的情况底下脸带笑容安详的离开我们到天家!这是他的福气,也是我们最欣慰的。

Caregiver 2
Jessy Kuala Lumpur

 

“癌症”这两个字在2013 年的阳历开端正式的加入我的人生字典,也同时一字一句的在我人生字典当中标上注解。不是我本人,乃是我敬爱的家公。还记得,小姑拨电来通知我:“爸爸这几天有腹泻,很可能无法在这个周末到你家过夜.” (家公偶尔在我多番劝勉下会从芙蓉老家在周末时过来我们家过夜看孙儿们)。听到如此的来电,高度期盼的我当然回应说:“没关系啦,载爸爸来,如有必要我们会再次载他去看医生,确保他快点好起来。”小姑答应了,周末时把载着忧郁的家公从芙蓉带来了我们家。我准备了简单的晚餐,记得当天他是无法进食,只是勉强的吃了一些。

 

第二天一大早,他老人家又腹泻了三次。丈夫需要上班,我只好自告奋勇的举手说要带家公去做检查。当天给小儿吃过早餐后,就载着一老一少去同善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终在傍晚5点医生告知家公得了第二期肠癌,肿瘤实在太大,需要立刻做手术!

 

我好疼我的家公,但他始终不是我的亲生爸爸。我无法为他作任何的决定,只好拨电给他的大儿子--- 我的老公。老公冷静的分析了情况之后,通过电话与家公决定转去HUKM 动手术。那一晚的经历是我毕生难忘的。家人都到齐了,守候在手术门外,折腾了6 个小时。感谢上帝,一切顺利!我兴奋得不得了,心想,我的家公痊愈了!

               

医生在第二天向我解释到,肿瘤是被去除了。可医生还需要密集的观察家公至少五年,定时的为他做检验观察他体内的癌细胞是否活跃及是否还威胁着他。他 --- 我家公还未痊愈! 我当时不是很能够接受,却发觉我老公与他的家人都认同医生的看法。一问之下才明白到,因为老公及他的家人都曾经因癌症失去了他们的妈妈 --- 我的家婆!对于“癌症”这两个字并不陌生,只是很恐惧。

 

因为家人接受却无法正式照料患有癌症的家公,我没有顾虑太多就接过照顾他的棒子。每天除了忙查阅关于癌症的资讯特别是肠癌的资讯,还要准备特别的有机健康饮食,晨运早操,面对家公病情所带来的忧虑情绪,自己小孩的照料。。。忙得应接不暇还得做劝勉的工作,劝他吃有营养的蔬菜 ,他就不服我只给菜不给肉。劝他早上起来去晨运,他就埋怨很累。劝他看开一点,欢心一点,病情才会有好转。他就埋怨我说,我不明白他,说我多管了!这样的日子虽然很委屈,也很累。可是,这是一段充满天伦乐事的旅程!

               

家公决定尝试医生所建议的化疗,两次后的结果,说实在的,我到现在都无法忘记那心疼的感觉!人瘦了,身体黄了。。。到最严重的。。。眼白也变黄了!走路无力,人无气息!天啊!真该如何面对啊?!我却要时时刻刻得把心痛的感觉给隐藏起来,尽量把身边有的没的小事以趣味性,夸大的带出来,尽量令他笑一两声。当然,我心里明白,他是苦笑难掩!

               

丈夫与他家人无法全面性的认同我照料家公的方式,也在缺乏沟通与查证的情况底下让我觉得实在委屈!幸好在朋友及广告的介绍下,丈夫带家公认识了癌症协会。在协会的各项活动里,家公真的重生了!他明白到他不是唯一的不幸者!他会笑了,是打从心里的笑!在陪同他老人家参与这些的活动时,我同时被认同与被谅解。照顾者实在不是一宗容易的差事!

               

从这班癌症协会所认识的朋友与义工们的鼓励及支持下,我重新得到力量去照顾我敬爱的家公。明白到很多的情绪与难解的小细节是病痛所带来的附加品。有了这班因癌相知的好友,他们成为了我和家人的守望者。

               

我与我家人非常的感恩,在各方的支持与辅助之下,我最爱的家公能在无吗啡无痛的情况底下脸带笑容安详的离开我们到天家!这是他的福气,也是我们最欣慰的。

 

♥ Follow our facebook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https://www.facebook.com/tianxian/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