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coma

An Opportunity For Personal Growth

我还是努力寻找资料来协助,让自己的身体和心里比较快恢复。纵使回不到最初原点,也想给自己一个成长的淬炼。

An Opportunity For Personal Growth
Wong Siew Fong Kuala Lumpur

 

32年前,过马路的时候,被巴士撞击,拖曳,第一次的死里逃生。因这起车祸,头部受到严重创伤,在加护病房里待了两天,醒来后却发现小腿早已溃烂,只好辂去骨科,用大腿的皮补在小腿上。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也失去记忆了。

 

五年前,大腿长了瘤,虽然心里已经有数,但知道是肿瘤的时候,医生说需要开刀我却还是忍不住哭了。最终,我把自己托付给了医生,手术后,报告显示是慢性恶性肉瘤。当时医生告诉我,怀疑大腿里还有肿瘤,需要再次进院割除。那一刻,我真不能接受,心里难受,无法不相信。

 

在手术后恢复期时,大腿皮肤特别敏感,只好拖着还末痊愈腿去肿瘤科,而那时医生却建议我电疗。电疗的后遗症是不容小觑的,但医生始终要求电疗。那时候,心情降至冰点,脑海一直浮现一个问题:割除肿瘤了,为什么还会有?而且,我的皮肤那么敏感,如果再次动手术,我的脚还能承受得住吗?最后,我放弃了治疗,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抗癌药物。

 

这段时间,本身是一位义工,忙着行善,忽略自己身体的感受,2013年尾,它复发了。它的出现,我一直去寻找好的医生,好的抗癌功效,最后我找到肿瘤专科医生,再次动手术割除。

 

2014年,在没进行CT Scan和MRI下,医生替我动手术。这次的手术很成功,留下一条幼细的疤痕,皮肤并没有细菌感染,很快地就恢复了健康。手术后不久,才去做CT Scan,结果却发现肺部有一粒大概0.7mm的瘤,但医生说不需要动手术。

 

再复诊的时候,肿瘤医生问我为什么没做MRI就直接动手术,但我自己哪裡会懂。肿瘤专科医生说我受伤的小腿和刚割掉肿瘤的大腿的情形很接近,建议做电疗或化疗,但后遗症却是脚无力、无力行走,甚至小腿脱皮、流浓水,到最后就变成了残障。

 

医生问我是否接受电疗和化疗,我立刻回答不接受,接着又问有没有药物治疗,医生看着我的脸说:「你吃不起,要两万块。」听到两万块,没吃到就先被吓死了,哪裡敢吃!

 

第二次手术到今天,过了三年了。这三年里,我照样到医院复诊,由三个月一次到现在每年一次。这期间,我认识很多癌友,从他们的口中得知自己的癌症是罕见的疾病。比较幸运是,我并没有经过电、化疗,当从癌友口中得知那些后遗症,心里为他们感到无奈。

 

现在的我,还是一位义工,但会以自己身体的极限来行善。每次遇到癌症家庭,就停下来,安静的听,才能知道该如何去协助他们。

 

这起意外,让我用了大概廿十年的时间来面对,接受。每当想起癌,就会自问为什么这辈子会遇到这个可怕的病症,前后两次开刀,可怕的经历,历历在目,不只是心里痛苦,身体上的损毁及伤疤也让自己憷目惊心,悲从中来,但我还是努力寻找资料来协助,让自己的身体和心里比较快恢复。纵使回不到最初原点,也想给自己一个成长的淬炼。

 

♥ Follow our facebook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https://www.facebook.com/tianxian/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