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st Cancer

Accompany by Family Members

我觉得无论在什么阶段都需要有个过渡期,让自己慢慢去看、去感受、去消化和沉淀,坦然面对生活上的问题,

Accompany by Family Members
Madam Lum Kuala Lumpur

 

1997 年被证实罹患乳癌,切除右边局部乳房和进行放疗35次,服用化疗药物5年。之后每年回到妇科部门做检查1次。直到2012年3月,那时候54岁的我进入更年期,在自我检查时摸到有硬块,于是去做Mammogram体检,后来证实左边乳房和右边淋巴有癌细胞。不久后接受化疗,那时候睡眠状态很差。大约是第3次化疗时,便开始睡不好,来到第4次化疗时更是严重失眠,因此影响生活品质和心情。同年5月出席孙苓献博士的讲座会,因为5月28日要打第5支化疗针,所以希望可以减低化疗的副作用。尤其手术后,手部开始麻痹,很多事情都无法做。此外,在服用天仙液(TXL)之前比较怕冷,现在慢慢地调理,感觉有好些。

 

在那时候,老公和儿子媳妇都鼓励我参与东保癌友活动,起初慢热的我无法适应群体活动,还是会喜欢躲在一旁,但是家人都一直陪伴我和支持我。透过各种癌友活动,我认识很多癌友和他们的家属,听着他们分享会流眼泪,从他们的故事里多少都听到自己的心声。同时也会有新朋友询问我的意见,问我怎么走过来?在生活上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所以我发现原来我的分享也可以帮助他们纾解心情和给他们看见方向。看见他们慢慢从患癌痛苦中学会坦然面对和走出来分享,我很钦佩。不过感性和泪腺比较浅的我还是不敢走出来分享,怕自己一站出来就哭个不停,幸得家人一直陪在身边,让我随着自己的脚步去调适。有次接受学生采访时,那时候我只是想帮助他们完成采访功课而已,没有想到聊着聊着,好像都忘记了镜头的存在,就是很想分享自己的生活和心声。如果可以帮助到别人,自己也会觉得开心,其他的都不重要。

 

我觉得无论在什么阶段都需要有个过渡期,让自己慢慢去看、去感受、去消化和沉淀,坦然面对生活上的问题,想太多也没有用。虽然手术的后遗症造成生活上的不便,但是也只能接受,自己学习调适心情和调整生活,例如不提重东西、有空就走公园、约姐姐和朋友喝茶聊天。有时候看到家人乐于当我的“左右手”,还带我到处走,我都欣然接受,简简单单地享受家庭乐。现在回想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是糊里糊涂中走过,开心生活就好。不过我很感谢我的老公和家人一直的支持和陪伴。

 

♥ Follow our facebook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https://www.facebook.com/tianxian/

 


Share